红十字文学网>青春都市>我在修仙当海王 > 倒霉大师姐与强制爱
    来到无宅的半个月,薛烟宁终于走出了门,原来的旧衣服不知晓丢到哪里去了,换上了一身米hsE的新衣,脚上是一双米hsE的绣花鞋,上面绣着一对鲜YAn的大蝴蝶。

    天气Y冷,地上Sh漉漉的刚下过雨,青石板上积累了一个个小水坑,寒风瑟瑟,落木萧萧,芳草萋萋,风吹鼓了薛烟宁的衣袖,露出一截莹白的手腕,薛烟宁衣服穿得单薄,她打了个重重的喷嚏,r0u了r0u木木的鼻子,就见侍nV走过来,手里拿着一个暖炉和一件火红sE的兜帽,里衬是狐皮,又塞满了松软洁白的棉花,穿上去轻盈又暖和。

    薛烟宁没敢再跑,因为认为自己逃不出这位魔君陛下的手掌心,逃了又灰溜溜的回来只会觉得卑微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和凤无悦谈一场正正经经的恋Ai,又或者培养感情,薛烟宁只是躲着他,躲避的方法就是白天晚上都在屋里睡大觉,每日饭点准时起床,侍nV会把饭菜端到门口,她端进来吃完饭就去睡觉,每天如此,日子长了,她也觉得无聊了。

    侍nV给薛烟宁披上了兜帽,又将鎏金手炉递给薛烟宁:“魔君陛下听到姑娘您出来走动了,赶紧让我把它们送来,还让您不要病了,过几天要带您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薛烟宁点点头:“魔君陛下真是我亲妈在世,多T贴的一个人,不是我亲妈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侍nV没有说话,薛烟宁看着对方秀美的面孔和杨柳一般纤细的腰肢,觉得蠢蠢yu动,这姑娘真好看,说话又好听,当魔君真幸福啊,身边环绕着都是这样的美人,一时间她想入非非,氛围变得有点橘里橘气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回姑娘,奴婢叫榴火。”

    薛烟宁嚼了嚼这名字,她微笑起来,将手炉塞到榴火的手中,m0到了姑娘冰冰凉凉柔若无骨的手,还想再m0两把:“给你,看你穿的b我刚才还要单薄,不要得风寒了。”

    榴火刚要拒绝,想要cH0U回手,又看薛烟宁笑盈盈的,只好点点头:“奴婢多谢姑娘T恤。”